課程搜尋

文章分享

文章分享

(Only chinese articles available)

關係建設新時代 一人一小步 成就社會大進步社聯會議2017 ─ HKCSS Institute公眾聯繫論壇

01/11/2017

[文章刊登於HKCSS Institute 課程手冊 Prospectus Vol.24 (4/2018 – 09/2018)]

文:李璟怡

社會服務就是與人建立關係的工作。我們建立關係,是為幫助別人,也讓有心人可一起助人。三位專家將與我們分享與合作夥伴更好地聯繫的變化和方式。

法例及慈善意識改變公眾聯繫

縱橫公共關係顧問集團(SPRG)主席曾立基先生(Richard)首先講解社會服務在資源上面對的挑戰與機遇。他提到,根據《審計報告》,香港2014/15年度可扣稅的慈善捐款總額達118.4億港元,在10年間倍增,公益活動很明顯成為企業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

於2016年,法例規定香港上市公司必須遵循《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指引作出一般性披露,「香港有超過2,000間上市公司*,很多公司都願意幫助弱勢社群。但是如果捐錢,市值會以倍數受損,部分股東可能會反對。所以,假如非政府機構(NGO)設計的公益活動概念上能夠符合上市公司的長遠發展,會更易令股東接受」Richard指出。除了要打動股東外,讓董事局、高管及員工感受到同理心,會更易感染該公司參加公益活動,從而更容易獲得資源。

「有某些行業,譬如法律界、公關界及會計界,擁有很多社會資本及人脈。假若充分利用這些優勢,無論企業或NGO,安排公益活動便能相得益彰。」舉例而言,NGO的常見問題是義工數目不足,而上述界別經常派員到學校演講分享;學生希望參與義工服務,但學校的老師沒有時間安排。這種情況下,只要有人能夠拉攏兩邊機構,便能做到資源配搭及機會配對。

很多上市公司樂意捐助,但在不清楚NGO的需要下,比較難決定以何種形式幫忙,又擔心捐出去的款項得不到適當運用。假如有中間機構能夠牽頭,將商業機構與NGO連結起來,就可以從企業開始,營造回饋社會的風氣,從而影響家長及下一代小朋友。心態改變,社會就可以改變。

* 根據香港交易所2018年2月26日數據

科技提升義工及機構的參與度

「如果不需要考慮人工,你較希望做何種職業?」譚俊傑先生(Matthew)問了很多身邊朋友,有的答記者、攝影師、導師等等。但現實是,很多人都會因為現時工作的薪酬或者能力所限,未能做較喜歡的工作。Matthew開始思考,如何讓人在正職以外,建立第二事業呢?就是這樣,Matthew創辦了社職(Social Career)並身兼總幹事。

坊間有為數不少的類似平台,同樣提供配對義工及有需要的NGO或社企服務。社職又有甚麼不同之處令其能夠突圍而出?

社職將自己定位為一個建基於科技的義工平台,根據手機用戶體驗而設計服務平台,「務求令用家(亦即義工)從整個義工體驗中得到快樂值。只有這樣,義工才會繼續回到社職尋找下一份義務工作。」

Matthew解釋,社職明白到有些人是希望通過參加義工活動來認識新朋友或者打發空餘時間,活動日期或者性質不比地點重要,社職就設計了方便搜索義工活動地點的功能。再者,社職會發送個人化的義工活動建議,義工亦可以在社職下載他們的個人義工履歷,更有可能幫助他們平時找工作之用。如果達到一定義工時數,社職平台亦有不同的獎勵計劃給予義工們。

社職利用科技改變義工活動體驗,申請人可以將活動分享到網上社交媒體,NGO可以根據義工過往表現決定是否接納申請,活動當日義工可以憑自己的二維圖碼(QR Code)報到,活動完結後NGO可以透過系統確認活動時數,最後義工及NGO雙方都可以互相評分。同時,NGO也可以在社職系統設定義工參與績效指標,為自己機構即時監察某段期間的義工時數、人數及種類分佈。

除了一般自行報名的個人義工,社職從多方面擴展義工網絡,例如慈善機構、社企及大型商業機構。學界方面,香港科技大學率先使用了社職平台招募學生義工及管理後台數據;至於中學方面,社職就讓學生在網上平台招募同學一起參與自發舉辦的義工活動。

除科技的幫助外,社職亦會發揮平台作用,連結社會各界去凝聚更大影響力,正如之前與電動車公司、商場、烘培連鎖集團及大型商業機構合作,派發賣剩的麵包到有需要的NGO中心。在這個合作中,社職充分考慮不同持分者的需要,使各個機構都能貢獻到自己所長,希望以後能通過類似合作來加強義工及各界機構對義務工作的參與度。

金融科技帶起眾籌新面向

「金融科技的熱潮連帶著眾籌逐漸普及,成效亦越來越顯著。有見及此,FringeBacker就此誕生,成為全球第一個中英雙語的網上眾籌平台。」FringeBacker執行董事許婷婷女士(Maryann)介紹道。

如果機構單單為了個別活動設立網站、開通銀行及信用卡戶口、接駁網上轉帳系統、訓練相關人手,不但成本昂貴、費時失事,而且也不太可能。FringeBacker就提供了一個平台,節省以上行政成本,方便不同類型及時間長度的籌款活動。Maryann舉例,FringeBacker曾經參與過不少成功的眾籌活動,包括特首選舉、成立新聞通訊社、創辦獨立新聞媒體、環保團體活動、武術推廣活動及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活動等等。

過往籌款活動需要牽涉較多的人力物力,最主要都是靠某幾位捐款人及機構,沒有很多NGO能夠應付。FringeBacker提供簡單的操作平台,只要完成登記,就可以建立籌款網頁,設立不同種類的籌款模式,而所籌金額會直接注入NGO的戶口,不再需要靠義工處理現金,平台會提供籌款報告及追蹤數據,增加籌款來源的透明度。

Maryann建議,NGO策劃籌款活動時,需要有一個明確完成日期及籌款目標,多加創意,令籌款活動變得有趣,同時又有意義。要眾籌成功,就要激發起捐款人的同理心,以及鼓勵他們親身參與籌款活動,再加上利用金融科技的眾籌平台,籌款活動就更事半功倍。

天時、地利、人和,似乎都可以用來形容現今關係建設個性化參與的現狀,法例加上業界推動營造公益文化氛圍,科技發展重塑了建立關係的體驗,令公眾及機構更能積極投身社會服務和公益活動。

http://institute.hkcss.org.hk/files/public%20engagement%20-23-2.jpg

(左起)HKCSS Institute 督導委員會主席陳啟明先生、社職聯合創辦人兼總幹事譚俊傑先生、FringeBacker 執行董事許婷婷女士、SPRG 主席曾立基先生、HKCSS Institute 主管林莉君女士


返回頁頂